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魅狐悲》免()狐悲 全文章节 魅狐悲忠犬攻

更新时间:2021-04-22 17:03:01

《魅狐悲》免()狐悲 全文章节 魅狐悲忠犬攻 连载中

《魅狐悲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生生叹 分类:仙侠奇缘主角:听兰,墨裴

畅销热文《魅狐悲》是生生叹墨下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网文,本小说的主要人物听兰,墨裴,主要章节节选:“墨曦,一月以后是北海君主的生辰,我们妖族与北海关系匪浅,父亲已命我前去北海贺寿你同我一道吧!”听兰看着院中坐着的人道。他今日着了身浅蓝色长衫静静的坐在那里,微风拂过他的长发,他却任它们随风而舞自成一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墨曦,一月以后是北海君主的生辰,我们妖族与北海关系匪浅,父亲已命我前去北海贺寿你同我一道吧!”听兰看着院中坐着的人道。

他今日着了身浅蓝色长衫静静的坐在那里,微风拂过他的长发,他却任它们随风而舞自成一幅风景画。

“好”墨裴浅笑道,北海水君是紫苑的父亲,作为好友他理所当然得要去看看。

“对了,这些日子我又收集了些关于姻缘草的情况你看一下。”听兰将收集到的资料递给他,看着他平静如水的面容上罕见的出现了一丝胆怯。

“听兰,这些你都是从何处得来的。”墨裴一边快速的阅读纸上的内容一边道。

“都是从父亲那里得来的,他昔年有愧与我自我回到妖族后他便事事都依我了。”听兰的眸中有一丝落寞,人人都道她是妖族最受宠爱的公主,妖帝事事都依着公主,若是可以她宁愿不要这份殊荣,她只想与母亲在鲛族过一辈子,奈何上天始终不给她这个机会。

墨裴将资料收了起来,看着缓步走进来的一对男女,那男子着一身黑袍头戴金冠生得一副及美的面容。

“早听闻妹妹金屋藏娇,我先前还以为是哪个下人在乱嚼舌根如今看来是我冤枉她了。”离峰看着坐在庭院中的男子,他非常确定这男子自己是第一次相见,但不知为何他总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“风飞见过公主”墨裴瞧着从那男子身后走出来的粉衣女子,难怪觉得眼熟原来竟是他二人。

“兄长说笑了,哪有有什么金屋藏娇,这是墨曦,妖族近百年的珍惜药材皆出自他手。”听兰扶了扶身上并不存在的灰烬道。

离峰一双眸子,满眼狡黠的看着他二人“是吗?”

墨裴看着他二人之间的气氛愈发紧张为了保住他满院的药草浅笑道“二位既来了墨某这里,不如坐下来饮一杯茶如何。”

“兄长素来不爱喝茶,今日来此找我定不是为了喝茶吧!”听兰走至里峰身侧道。

自父亲将她从鲛族接回来后,他便一直不待见自己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来找自己,必不会有好事。

“既然来都来了,不喝杯茶岂不是显得我们妖族没有风度。”离峰说完行至墨裴对面坐了下来。

墨裴倒了杯茶递过去,离峰伸手接过也不松手,不过半晌离峰的额头已隐隐开始冒汗,墨裴适时松了手,离峰偏头看了他一眼,接过茶水一饮而尽。

“听兰姐姐”面对粉衣女子的笑脸相迎,听兰只是淡淡的坐了回去不言不语。

那粉衣女子似乎习惯了,径直走到离峰身侧坐了下来,好似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过一般。

“兄长,人也看了茶也喝了你找我究竟所谓何事?”听兰瞧着紧握茶杯的人道。

“听说父亲让你去给北海水君贺寿。”离峰放下杯子,盯着石桌长长的睫毛隐去了他的眸子让人摸不透他的思绪。

“兄长是想要一起去吗?”听兰似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她的兄长,相识这许多年这是她第一次见他对一件事情这么上心。以前给北海水君贺寿他可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,今日这是?

“是”离峰那张及美的脸上的神情晦暗莫名。

“如此,这一路便有劳兄长多照顾了。只是不知道兄长此行是为给水君贺寿还是另有目的呢?”听兰把玩着这手中的茶杯眸子里满是狡黠的看着离峰。

沉寂许久的粉衣女子带着哭腔道“离峰哥哥,她不一定会去你何苦如此!”

离峰回望了她一眼道“水君的幺女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一定会去的”

“离峰哥哥,我父亲说过那不过是你在凡间做的一场梦而已,这百年你都未曾有她的消息,这消是否为真还有待考量你不必如此着急的。”那粉衣女子拉着身旁要走的人道。

“风飞,若真如你所说那是一场梦,为何我的梦中会有你,我知你对我的心意,但这么多年我一直将你当做和听兰一样的存在,我寻了她百年只要有一点她的消息,我都不会放弃的。”离峰径直离开了。

“听兰姐姐,我先走了。”那粉衣女子自离峰离开后快步跟了上去。

“你和你兄长的关系似乎不怎么好。”墨裴盯着面前的茶杯道。

“他是父亲同魅族族长所生,魅在妖族中是血统高贵之人,不向我是一个鲛族。所以他不待见我也是正常的。”听兰又倒了杯茶水一饮而尽。

墨裴看着她似喝酒般的喝水道“在妖族,血统就真的这么重要吗?”

“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,不过是幼时不懂事!只是这些年来我和他一直未曾释怀过罢了!细细想来我初来妖族时若不是他护着我,我的日子未必能过得这么安稳。”

她还记得自己刚来妖族的时候,那些人老是嘲笑她,说她的母亲是个卑贱低劣的鲛族,她气不过每每都要同那些人打上一架,父亲每每追问起来都是他帮着自己善后。只是啊!他当初那些言语刺伤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愈合!他们兄妹二人这些年来都未曾释怀过!

“你兄长似乎是在寻人。”

“百年前,他去凡间历了次情劫,回来后对那女子念念不忘,这百年日日都在寻那女子的消息,现在难得得到消息他定不会放弃的。”听兰放下杯子道。

“这世间女子何其多,你兄长是如何得知北海水君和那女子的关系的。”墨裴握紧了手中的茶杯道。

“这个我便不得而知了。只是听风飞说那女子似乎和水君的幺女是极好的朋友。墨曦你今日怎么格外关心这些琐事?”听兰诧异的看着墨曦,他虽面色平静但她还是看到了他紧握的手。

“没什么,不过是闲来无事罢了!”半晌墨裴放下了茶杯,一挥手桌上的茶水便不见了踪影。

“今日叨扰了。”听兰转身离去了。

看着听兰离去的背影,墨裴的面上闪过一抹苦笑。司命曾说他同月曦的姻缘是天定的,明明是他二人的一世怎的还无端牵扯出个其他人出来呢?

精彩评论:

《魅狐悲》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仙侠奇缘小说之一了,现在重新翻开本书,依旧是手不释卷,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仙侠奇缘小说,却大都已不忍卒读。生生叹的文笔极佳,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,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。文章不厌百回改,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、期待明年的修订版。

《魅狐悲》免费阅读章节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