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红楼梦外梦》红楼梦外梦全文阅读 女体化 红楼梦外梦MB

更新时间:2021-02-21 17:39:25

《红楼梦外梦》红楼梦外梦全文阅读 女体化 红楼梦外梦MB 已完结

《红楼梦外梦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依稀如梦 分类:婚恋主角:惜春,柳湘莲

依稀如梦优质小说《红楼梦外梦》由依稀如梦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佳作,主线人物惜春,柳湘莲,内容余音绕梁,非常值得品味。书中主线围绕:上回说到柳湘莲给惜春喂完药,问彩屏为何这么晚两个姑娘家还在外面,彩屏听了,见惜春又是这个样子,滴泪道:“不瞒柳公子,我们从外地来京城,想找亲戚,没有想到亲戚搬走了,我们刚才是去找客栈。”湘莲道:“你是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上回说到柳湘莲给惜春喂完药,问彩屏为何这么晚两个姑娘家还在外面,彩屏听了,见惜春又是这个样子,滴泪道:“不瞒柳公子,我们从外地来京城,想找亲戚,没有想到亲戚搬走了,我们刚才是去找客栈。”湘莲道:“你是她的丫头?”彩屏点头。

柳湘莲听了,道:“既然这样,你们先住在我这里,这里只有我和姑妈两个人。我姑妈良善,寒门之家,你们将就先委屈些,等伤好了,再作打算。夜已经深了,你们好好歇!”说完起身,带上门,走了出去。

柳湘莲出去后,彩屏将门闩好,脱了外衣,躺在惜春身边。也许太累太困,一会,彩屏禁不住睡着了。

惜春迷迷糊糊来到一个从没有到过的地方,见奇花异草,处处芬芳。惜春心里赞道:“这里定是世外仙境,能在这样的地方过一辈子,也不枉了。”惜春继续往前,只见前面有一清溪,溪边翠竹丛丛,绿柳依依。惜春近前,用手抚那柳条,满是舒畅,又见那溪中有一丛白莲,含苞欲放,不由蹲下身子,用水去浇那丛莲。忽然听到远处有人作歌:“芳园人间有,尘埃此处无。情终归何处,莲台下苦求。”惜春抬头一看,竟然是一个很像妙玉的美貌女子,不由上前道:“妙姐姐,我找你找的好苦!你不是在牟尼院吗?你怎么也到了这里?”那人道:“姑娘,我不是你妙姐姐,我是离恨天之上,灌愁海之中,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。”惜春道:“原来姐姐是仙人。不知道姐姐是管什么的?”警幻仙姑道:“我司人间之风情月债,掌尘世之女怨男痴。”惜春听了,哦了一声,道:“那神仙姐姐忙去吧。”那仙姑有些不解道:“你怎么不问问你的人间尘缘呢?”惜春道:“我为什么要问?神仙姐姐管的好似与我并不相干呢。”警幻笑道:“你乃一闺阁女子,怎么能说我管的与你无关?”

惜春道:“我心向佛,自是认为你管的那些与我无关。”警幻一笑,用手指着惜春前面的那支莲蕾道:“那姑娘在这百花齐放之地,为何只驻足这支未开的莲呢?”惜春道:“我敬它出淤泥不染,只远观而不可亵渎!高洁之物,理当敬重。”警幻笑道:“姑娘独处群芳中,只驻足一支,令人可敬!”惜春道:“这并没有什么,我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我的母亲,也很少看过我的父亲,人人道我冷情。我虽然曾处在富贵乡中,却犹如在污泥之中。命薄如我,也想保住残年余生,取佛祖前的一线光明,普渡众生!”警幻肃然敬道:“姑娘非同一般,好自为之,必有善果!若警幻可以,必会帮衬一二!权当今日偶遇之谊!”说罢作歌“开辟鸿蒙,谁为情种?都只为风月情浓。”歌声逐渐远去,警幻也飘然不知所终。

惜春继续蹲下身,用手舀水去浇灌那支将要盛开的莲,突然感到脚下一滑,竟然滑到了溪水中,吓得惜春大叫:“彩屏,彩屏,快拉我!”

“姑娘,你醒了!”惜春听到彩屏的声音,忙睁开眼睛,竟然是做了个梦。惜春动了一下,忙“哎哟”一声,道:“彩屏,我脚痛!”彩屏突然明白过来,忙道:“姑娘,快别动,你的脚不能动!”惜春感到脑袋好像也不同寻常,忙摸了一下脑袋,原来缠着布条,忙问:“彩屏,我怎么了?”彩屏只好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,只隐瞒了柳湘莲几次抱惜春的事情。又安慰惜春道:“姑娘别怕,那个柳公子是好人,又懂医术,说可以医好你,只是姑娘的脚现在不能动。”惜春听了叹道:“我们只要不遇上坏人就好。”彩屏见外面已经大亮,忙起来,对惜春道:“姑娘,你先躺着,我去端热水来。”说着打开门,走了出去。

彩屏出来,见柳湘莲正在收拾外面床榻,知道他昨天一定睡在那里,心里有些愧疚,上前道:“柳公子,谢谢你。”柳湘莲见彩屏出来,忙问:“彩屏,姑娘醒了?”彩屏点头道:“是。我现在去给姑娘端热水。”柳湘莲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说着放下手中物件,带了彩屏去厨房。柳姑妈正在烧热水,湘莲用了一个木桶,舀了大半桶热水自己提着,叫彩屏拿了个木盆,一起来到惜春房中。湘莲叫彩屏舀了一盆热水,又去外面拿了一小包药粉放进木桶,对彩屏道:“彩屏,你可以轻点扶姑娘坐起来。你先用木盆的水为姑娘洗脸,这桶里的药水洗伤口处,可以消肿止痛。我去拿药来换。”说着走了出去。

柳湘莲走后,彩屏将惜春轻轻扶起,让惜春坐在床边,垂下两脚。惜春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,见墙上挂着佩剑,一支笛子,墙脚处的桌子上放了一筝,还有两钵棋子。摆设十分简陋,却很整齐干净。彩屏帮惜春洗了脸,卷起惜春受伤那脚的裤管,用药水轻擦伤口边上,惜春皱眉。正要喊痛,柳湘莲拿着布条和药进来,惜春只好捂住嘴巴。柳湘莲看了一下惜春,道:“姑娘,昨天真对不起,让你受伤了,不过你放心,我会把你医好的。现在我帮你换药,你别紧张。”说着将布条和药放在床边凳子上,低头解惜春头上缠着的布条。惜春从没有这么近接触过男人,不由满脸通红。看了一下柳湘莲,见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,正专注地看自己额上的伤。惜春羞涩要低下头,只听湘莲道:“姑娘别动,如果觉得不便,你闭上眼睛吧。”见惜春果闭上眼,又温柔地说道:“疼不疼?”惜春轻声道:“头上不疼,脚痛。”

柳湘莲听了,忙道:“姑娘脚上的伤重些,可能要痛好几天。这段时间不要下地走,想出去叫彩屏背你去外面坐,那里有一个大椅子。”换好惜春头上的药,柳湘莲又蹲下身,给惜春膝盖换药。解布条时,惜春皱眉,湘莲见了,忙安慰道:“这几天换药会有痛,过几天就会好点。我姓柳名叫湘莲,以后你们两个可以叫我柳大哥。”

看柳湘莲十分细致帮自己换药上药,惜春红着脸道:“谢谢柳大哥,我们给你添麻烦了。”柳湘莲道:“姑娘别客气,只是我这里寒门小户,委屈你们了。”

给惜春换了药,湘莲拿了换下的布条走了出去。彩屏帮惜春收拾好,惜春道:“彩屏,你背我出去坐。”彩屏听了,忙问:“姑娘想到屋檐下还是那客厅里坐?”惜春道:“就到那客厅里吧。”彩屏出去放好椅子,将惜春背了出去。惜春坐在椅子上,见柳湘莲正在院子里洗那些换下的布条,柳姑妈正将备好的饭菜端放在厅里的桌子上。惜春忙对彩屏道:“彩屏,你去帮忙吧。”又听柳湘莲道:“彩屏,把你们昨天换的衣服拿来先泡着,吃完饭再洗。我现在帮你打水。”惜春听了,有些不敢相信,这么一个年轻英俊的公子,竟然会做这些。可看他做得这么自然,又这么用心,想平常应当都是这样。只听柳姑妈道:“姑娘,没有什么。我家湘莲平常在家什么都会做,前些天我病了,都是他伺候我。我哥嫂走得早,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不会爱惜自己,二十一岁了,也还没有成个家。”说着,端了碗鸡蛋给惜春道:“姑娘,这个是湘莲给你做的,说是你昨天受伤流了不少血,先补补身子吧。”

惜春看着碗里的鸡蛋,见桌上三四样俱是素菜,不由十分感动。忙道:“柳姑妈,不用这样,我平常喜欢吃素菜,一会我们一起吃。”柳姑妈道:“姑娘身子这么弱,你就吃了吧。这鸡蛋是我自家养的鸡下的,并不是买的。”惜春一看,果然见院子墙角那里有几只鸡。

彩屏拿了昨天换了的衣服过去,柳湘莲将一个大木盆打满水,对彩屏道:“那些有血迹的要分开泡。”彩屏点头。柳姑妈道:“湘莲,彩屏姑娘,先吃饭。”

彩屏和柳湘莲过来,见惜春已经吃完了鸡蛋,彩屏接了碗,道:“我背姑娘过去吃饭。”只听柳湘莲道:“我来吧。”说着低头,连人带椅将惜春端在饭桌前。惜春红了脸,忙道:“柳大哥,让彩屏帮我就可以。”柳湘莲道:“妹子别计较,我们小户人家,不拘这么多礼。你们两个在这里,就如一家人一样才好。我可能常不在家,彩屏姑娘有空就帮我姑妈做些家务,我这里先感谢了。”又对柳姑妈道:“姑妈,我昨天已经报名去參加禁卫营的选拔了,这次我定用心,取个职分,让姑妈放心。这两个姑娘家,深夜还在外面找客栈,也可怜见的,就让她们在我们家好好养伤,姑妈多操心了。”

柳姑妈听了,忙道:“湘莲,你放心。自你回来,姑妈高兴,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漂泊不定。你安心去,等你有了职分,再娶个媳妇,姑妈什么都放心了。”

用了饭,柳湘莲起身道:“姑妈,我今天和冯紫英要去禁卫营校场看看,一会儿你去街上买些鱼肉,给她们两个补补身子,我可能晚些回。”说着从墙上的包裹里拿出一个小包,交给柳姑妈道:“这是冯紫英昨天给我的银子,姑妈先拿着用。”又对惜春彩屏道:“彩屏,好好照顾姑娘,要什么和我姑妈说,别见外。”说完进去拿了佩剑,牵了马,走出了院子。

等柳湘莲走后,惜春忍不住问:“原来柳大哥不在家吗?”柳姑妈道:“是。湘莲从小喜欢使枪弄剑,原来常去浪荡江湖,很少回家。上个月在外面听到我病了才回来呢。听说这两年随他师父,倒学了一些医术,心也沉静了不少。说这次回来准备在京城谋个职分,安顿下来,再不离家了。”

原来,自冯紫英告知柳湘莲说他姑妈有病,又被劝说了一番,决定回京城。所以回虎丘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师父坡脚道人。道人笑道:“徒儿此时回去,正有机缘。你的尘缘未了,也该回去寻本追缘。你放心去,你甄师叔正要邀我去漠北一游,师父可能几年不再回这里,所以你也不必返回。你我师徒若有缘,自会相见!”柳湘莲于是告别师父,回到京城。

柳湘莲回京后,见姑妈衰老了好多,病还没有全好,就专心在家照顾姑妈。等柳姑妈身子痊愈,又去冯紫英那里拜访,两人多日不见,自是一番畅谈。柳湘莲这两年随跛脚道人云游四方,磨练一番,沉稳了许多,又打听尤三姐情形,果若冯紫英说的一样,心下倒也明白了当年的冲动。想到自己姑妈已经年近四十,一人苦苦度日,心里不免一阵酸楚。在冯紫英的提议下,柳湘莲决心去參加禁卫营选拔。又问昔日好友宝玉与蒋玉涵情形,冯紫英告知宝玉已经成家,安心在家学上学;蒋玉涵在紫檀堡已经买房置地,也准备成家。柳湘莲知道这些好友现状,叹息了好一会。

惜春坐在大门边,见彩屏在洗衣物,柳姑妈出去买东西了。惜春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宅子,发现不大不小,似有十多间房,好像后面还有一个院子,但也好像有些年岁,屋檐下和门上的油漆已经泛色,想是多年没有修葺。彩屏挂好了衣物,惜春道:“彩屏,我看这家真是穷人,我们真给他们添麻烦了。一会你把我们带来的钱分一半给他们,要不我心里不安。”彩屏道:“姑娘,我们总共才三百多两银子,我们自己留下那二百两银票和碎银,把那几个银锭子给他们吧。”惜春想了想道:“那给一百两银票和一个银锭,还有那些碎银拿给他们。那人的姑妈说那人将来还要娶亲,我们可别把他们家吃穷了。我们两个要吃要住可能还要些天,等我脚好了我们就离开,以后没有钱还可以换那些首饰。”彩屏想了想道:“就依姑娘。”说着进屋子去拿钱。惜春又叫彩屏把那部带出来的书给自己看。

一会儿,只见柳姑妈已经买了东西回来,惜春见她买了鱼和肉,还有一些菜,忙叫彩屏去帮忙,自己拿了那本书看。有一会,只听外面马蹄声,原来是柳湘莲回来了。

柳湘莲进了院子拴好马,先进了厨房,见彩屏在帮忙。柳姑妈道:“湘莲,禁卫营那里的事情怎么了?”湘莲道:“姑妈放心,听说这次皇上和太子会亲自来观看校场选拔,负责选拔的是北静亲王和冯紫英,明天开始凡是报名的可以去校场训练三天,三天后选拔,第一名就是禁卫军副统领。”柳姑妈听了,道:“那你好好准备,你先去歇会,我和彩屏姑娘这里忙就可以。”柳湘莲听了,走出厨房。

柳湘莲来到客厅,见惜春正专注地看书,忙问:“妹子看的什么书?”惜春抬头一看,柳湘莲已经站在自己面前,见柳湘莲果然长得十分俊美,犹在宝玉之上,又有一种宝玉没有的成熟和侠爽。惜春红了脸,忙道:“柳大哥回来了?”湘莲道:“妹子要看书到屋檐下看,这屋子暗。”惜春看了一下自己的脚,湘莲才省悟惜春有伤不能走,忙道:“我帮你!”说着稍弯腰,将惜春连人带椅子搬起,轻轻放在屋檐下。惜春心里一慌,手中的书掉下来,湘莲忙将书捡起,看了一下,很惊讶地看着惜春。

要知湘莲为何惊讶,请看下回。

精彩评论:

《红楼梦外梦》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婚恋小说之一了,现在重新翻开本书,依旧是手不释卷,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婚恋小说,却大都已不忍卒读。依稀如梦的文笔极佳,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,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。文章不厌百回改,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、期待明年的修订版。

《红楼梦外梦》免费阅读章节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