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库 > 《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》郡主擒郎策下载 御姐 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诱受

更新时间:2020-07-27 18:02:56

《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》郡主擒郎策下载 御姐 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诱受 已完结

《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》

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临九悠 分类:架空主角:阿布,叶亭

《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》为临九悠最新写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片段试读:整支军队,秩序井然,无一人叫嚷喧哗,齐都翻身上马,整齐划一,唯有脱脱阿布仍呆站当路。叶亭见她仍是一脸犹豫,便道,“郡主放心,叶家交游遍及天下,莫说军中的汉人,便是元人,也有叶家的朋友。叶家若有反心,也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整支军队,秩序井然,无一人叫嚷喧哗,齐都翻身上马,整齐划一,唯有脱脱阿布仍呆站当路。叶亭见她仍是一脸犹豫,便道,“郡主放心,叶家交游遍及天下,莫说军中的汉人,便是元人,也有叶家的朋友。叶家若有反心,也不必等到今日,只要大元朝廷不动叶家,这些人与寻常的元兵无异!”

脱脱阿布侧头想了想,心中稍安,一边将军服套上,一边又不觉好奇问道,“叶管家此言当真奇怪,叶家不反,朝廷动叶家做什么?”

叶亭冷笑道,“那倒未必!去年的云南苏家、前年的闽西路家、大前年的广东陈家,再往前的江西范家、辽宁唐家、山东寥家,哪一家果真是反了的?还不是被大元朝抄家灭族,几乎不留活口。”

脱脱阿布听的脸上变色,结结巴巴道,“这……这其中几户,我……我倒是听二哥提过,不是说……不是说,是因煽动民乱,抵抗官府招祸吗?”

叶亭微微摇头,淡道,“所谓官逼民反,如果不是官府相逼太紧,他们不过是一方百姓,如何就会抵抗官府?”

脱脱阿布默然片刻,低声道,“这几家,都是叶家的朋友?”

叶亭向她深深一望,摇头道,“不是!”脱脱阿布刚松一口气,却听他语气骤然变冷,慢慢道,“只是,这几家与叶家一样,都是一方富户!不同的,是这几家只是寻常富户,而叶家却与江湖中人互通消息,无人知道叶家背后究竟有多大势力。恐怕,这才是大元没有妄动叶家的原因!”

脱脱阿布脸色乍青乍白,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能随着众人上马,夹在元兵中,默默而行。

六十年来,大元朝廷穷兵黜武,几乎没有什么时间休养生息,国库极为空虚。为了征集军饷粮草,大元朝廷便以各种名目,四处搜刮民脂民膏。那几家富户之所以获罪,怕也就因此而起。

脱脱阿布平日听父王和两个哥哥议论,不过是如听故事一般,此时叶亭一提,她本就冰雪聪明,心中早已恍然。心底挣扎不安,口中喃喃问道,“那……叶家就算势大,又岂敌得过整个大元朝廷?若是……若是朝廷也对叶家下手,又该如何?”她这话似问叶亭,其实却是在问自己。

叶亭闻言,一声朗笑,说道,“朝廷要动叶家?莫说江湖豪杰会四方云集,就是大元军中,几个时辰之内,怕也能拉出数万人马!叶家纵敌不过整个大元朝廷,但到时举国上下,烽烟四起,几年争战下来,大元朝廷仍想在中原立足,怕是难了!”说话间,顾盼临风,豪气顿生,哪里还像一个供人驱策的富家厮仆?

脱脱阿布到此时才明白,叶惊鸿为何敢说出“举叶氏一族与大元相抗”的话来。原来,他并非一时狂放,实在是在叶家背后,竟有难以估量的声势。这是她自个儿知道的,那,不知道的呢?脊背寒意寒生,不由轻轻打了个寒颤。

抬头前望,队伍最前方,叶惊鸿一身戎装,英姿勃发,正与宇文致平指点江山,谈笑声风。如果,真的如叶亭所言,那几家富户,是因财招祸,那是不是终有一天,朝廷会动叶家?而叶家又绝非那几家寻常富户可比。到时全力一搏……

越想越惊,握着缰绳的一双小手,两只手掌心里凉津津的,全是冷汗。脱脱阿布轻轻咬唇,心里暗道,“叶六,只要你不先反,我脱脱阿布就算拼上整个肃王府,也要在朝廷面前力保你叶氏周全!”

百余人的队伍,除去叶惊鸿和宇文致平的笑语,整个队伍再无人发出一语。马蹄声中,已驰出山麓,转上一处开阔地带。越往前行,行人车辆渐多,见是元兵过境,都纷纷走避。脱脱阿布不辩路途,向叶亭问道,“叶管家,我们就这样进大都城吗?”

叶亭微微一笑,说道,“大都在西,我们可是在往南走。”

脱脱阿布一惊,失声道,“什么?我……我不去福建!”一咬唇,便要纵马赶上叶惊鸿,却被叶亭一把带住马缰,低声喝道,“郡主!你要害死六爷吗?”

脱脱阿布一怔,向道路两边一望,便不再语。肃王府掌管整个大元朝廷暗探的消息往来,她比旁人更清楚,大元暗探的无孔不入。别说是这行路的百姓,便说这路旁的树里藏有大元暗探也不为过。

心中惴惴,却不敢再问,默默行了片刻,只见往前不远,有另一条官道交叉而过,一家规模颇大的驿店立在路边。

宇文致平一声令下,众人纷纷下马。宇文致平与几位副将伴叶惊鸿等人入店,而寻常兵士只在路边坐下休整。进入宽大的木门,但见驿站院子里,停着许多粮草车辆,周围元兵严密把守,大约千数兵马。看起来,是往大都运送粮草的官兵。

脱脱阿布心中一动,暗道,“若我此刻纵声大喊,这里区区百人,以一敌十,还不立时被生擒活捉?”念头只在脑中一闪,脚下并不稍停,已随在叶惊鸿等人身后进店。叶亭侧眸见她神色微动,瞬间又现出一份无奈,不由唇角微勾,露出一抹笑意。

荒野驿店,并没有精美菜肴,无非馒头牛肉白酒可以下肚。只是脱脱阿布饿了一夜,心里又藏着心事,哪里有闲情辩别什么食物的味道,只是胡乱将食物塞进嘴里,一双眸子,不断向身边叶惊鸿望来。

叶惊鸿穿了戎装,一改素日温和的样貌,此时一手撑桌,一手举杯,与宇文致平等人欢呼畅饮,倒颇有几份军中汉子的豪气。见脱脱阿布时时偷望,只故作不见,直到酒足饭饱,才将嘴一擦,凑首在她耳畔,悄声道,“郡主要喊,此时正是时候!”说着,下巴一扬,向店内另一张桌子一指。

那张桌子上,也是几名元军将领正在吃喝说笑。脱脱阿布被他瞧破心事,心中微恼,狠狠向他瞪了一眼,扭过身去。叶惊鸿低笑道,“郡主此时不嚷,隔一会儿却莫后悔!”脱脱阿布横他一眼,再不想理。

二人正说笑,见那边桌子上已经饭罢,一名将军打扮、样貌粗豪的中年汉子大声道,“胡副将,你先去整军,老子上个茅房就来!”说着大步向店后去。

胡副将笑道,“吃饱了就拉,肠子比性子还直!”摇了摇头,向外去。

又一人道,“我们也去吧,再往前便是大都,难不成进了司农司这许多人才去挤茅房?”说的众人齐笑,纷纷向店后去。

叶惊鸿见对方全数出去,将手中筷子一扔,说道,“走罢!”首先起身,向店后跟去。

脱脱阿布一怔,瞬间脸儿涨的通红,咬牙唤道,“叶……六爷!”咬了唇立在桌边不肯移步,心里说不出的别扭。自己虽然穿着一身戎装,终究是个女儿家。那起子男人去如厕,自己怎么好跟去?

叶惊鸿闻唤回头,见她不走,赶来一把握住她手腕,笑道,“刚才又不叫嚷,现在怕是迟了!”不由分说,拖着她便向店后走去。

脱脱阿布大急,叫道,“喂喂,我又不如厕,拉我做什么?你自个儿去罢!”手臂连挥,却摆不脱叶惊鸿铁指钳制,被他一路拖着出了驿店后门。

一出店门,脱脱阿布瞬间被眼前景象惊呆。只见后院里闲人早已被肃清,十余名运粮元兵与叶康等人有说有笑,正在互换衣裳。那位声称要如厕的将军见了叶惊鸿等人,上前两步见礼,笑道,“六爷,末将恭候多时了!”

脱脱阿布惊的张大了嘴,半晌才道,“你……你们认识……”

叶惊鸿笑道,“郡主,这位是江浙行省农政司农政副使,戴青戴将军,也是此次的押粮官!”

“岱钦?”脱脱阿布一怔,问道,“将军是元人?”

叶惊鸿哈的一声笑出声来,却不说话。戴青显然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,苦笑道,“末将是汉人!贱名是‘穿衣戴帽’之‘戴’,‘青草’之‘青’,并非‘岱岳’之‘岱’,‘钦差’之‘钦’。”

“哦!”脱脱阿布轻轻松了口气,向叶惊鸿一瞥,便不再语。这里官道接近大都,每天都有几队元兵经过,两队人马相遇,并不稀奇。可万万没想到,这两队人马相遇,竟然也是他的安排。

片刻功夫,众人都已将衣衫换过。宇文致平别过叶惊鸿,带着换上自己队伍军服的十余押粮护军先行离去。叶惊鸿一行杂入押粮护军,出了驿站大门,便转道向东直取大都。

行出十余里,又逢岔道,叶亭、叶康二人脱去军服,辞了叶惊鸿自岔道疾驰离开。脱脱阿布奇道,“叶六,他二人不回大都吗?”

叶惊鸿向她一望,含笑道,“郡主猜猜,又是为何?”

脱脱阿布侧头想了想,说道,“昨夜大都出那么大事,叶康身上有伤,若是被人瞧见,必然为令人起疑,自然不能回去。叶亭……”眨眼想了又想,奇道,“虽说劫天牢时他受了伤,经过这几日也应好了,为何还不回大都?难道……六爷另有旁的差遣?”

叶惊鸿含笑摇头,叹道,“郡主能想到此节,也算冰雪聪明,只是有未想过,今日大都城内是如何一种情形?”

脱脱阿布凝神一想,突然脱口呼道,“啊!我知道了!昨晚城里闹的天翻地覆,今日一定封了城门,叶亭若是出现在城内,岂不是不打自招?”见叶惊鸿赞许点头,不禁又微微蹙眉,愁道,“若果真如此,我们又如何进城?莫说六爷不该在城外,阿布更不该一日一夜不见踪影。”

叶惊鸿微微一笑,淡道,“昨夜城中虽然闹的天翻地覆,但是今日朝廷最为恐慌的,怕是城中三万将士的粮草。恰恰今日江浙行省税粮押来,解了燃眉之急,城里纵有天大的事,又岂会不放行?”

脱脱阿布被他一点,心中顿时恍然。

叶家在大都城军中,尚且扯得出一队人马,江浙行省是叶家的根本之地,能令运粮车队按既定的时间进大都,自然不是难事。大都城中上百官府,他哪里都不烧,偏偏烧了司农司粮仓,自然是早已经算计好的,昨夜出城的人,今日要借护粮军进城。

只是,难道他们就这样骑着马明晃晃的混进城去?莫说城门守军未必不认识她脱脱阿布,纵是叶六爷,这青天白日的,怕也会被人一眼认出吧?

脱脱阿布心底大为不安,正要询问,只见戴青身畔一个校尉已策马奔回,说道,“六爷,再往前不远就要进城了,六爷委屈一下!”叶惊鸿微微点头,将手一挥,叶家众人马不稍停,却齐齐在马上解衣,除去身上军服。

精彩评论:

相比作者(临九悠)更为知名的小说,我却喜欢这本《郡主擒郎策:狠妻嫁到》:前半部极有味道的校园生活叙述,各种铺垫和高潮对主角(阿布,叶亭)性格的全景展示都让本书迥异与其他架空类小说。同时,本书的角色性格突出而不脸谱化,外貌绝美内心却无比自卑的白桦,痴缠的宅女袁倩妍,现实而虚荣的艾雪,还有红儿和黑驴打破宿命后又无法挣脱宿命的离世,都让人唏嘘不已。延续到后半部,主角(阿布,叶亭)在步入官场后的一些情节却不知为何安排那么的刻意,销量逐渐下滑后,在计划篇幅还不到四分之一的情况下就被起点强制腰斩。值得一提的是,作者(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